贫困县变百强无非利字作祟

  • 时间:
  • 浏览:0
  • 来源:海沧新闻

      贫困县变百强无非利字作祟

      2011年10月11日 来源:京华时报

      如果不清理中郡所存在的土壤,不矫正一些官员虚荣的政绩观,即便百强县评选倒了,还会有X强县评选紧跟而来。
      
      近日,一个名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的机构在各大媒体公布第十一届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中国中部百强县(市)中国西部百强县(市)等评选榜单,其中竟出现17个国家级贫困县。
      
      明明是货真价实的穷县,有的县穷得连公务员工资都保证不了,有的县穷得村民靠自掘水池积雨水过活,却被披上全国百强县的华丽马甲,如此名不副实,不免让人轻度费解,这是糊弄谁呢?好在,对这种被百强的行为,不少贫困县领导并没有戴高乐被戴上高帽就喊乐。
      
      没有戴高乐,是明智的。如果说富裕县争当国贫县还有利可图,比如可以享受财政补贴及政策优惠等。那么,贫困县戴上百强县的帽子,就纯属赔本赚吆喝了,该享受的补助可能失去,还得向国家多缴税金,不过是满足个别县领导的政绩需求罢了。
      
      这个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一厢情愿地给贫困县披上百强县的外衣,也是一个利字使然。正如贫困县河南省固始县统计局一位干部所言,中郡所每年都邀请该县加入评比,要求我们购买数十套标价380元的《县域经济年鉴》。我们办公经费都紧张,哪里有钱买书?犹记得中郡所所长刘福刚曾信誓旦旦地说,百强县评选坚持三不原则:不收费、不发证、不授牌。不收费,但强迫买书,够伪善的。
      
      说到中郡所,不免让人想起已经倒掉的牙防组,同样是依附权威部门,同样是拉大旗作虎皮,同样以敛财为主,敛财方式同样是先抛出一个糖豆,然后通过不同方式收钱。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自称中国县域经济第一所的中郡所,并未在民政部门注册,本是北京中郡县域经济咨询所,却对外宣称研究所。牙防组倒了,中郡所还活着,而且活得很滋润比如,不少县市希望提高自己在百强县榜单上的名次,甘愿缴费。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双方一拍即合,各取所需,官员要名要利要政绩,中郡所要银子。有需求就有市场,这也正是中郡所存在的根本原因。
      
      中国脊梁奖已经臭大街了,早已名不副实的百强县评选还要存续多久?当然,如果不清理中郡所存在的土壤,不矫正一些官员虚荣的政绩观,即便百强县评选倒了,还会有X强县评选紧跟而来。